余慧青教授:这是阳光下最神圣的职业

发布时间:2021-01-06 本文来源:营养科(肿瘤营养诊疗中心)

“我的父亲说医生是一份伟大且有意义的职业,一旦认定了,就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在我今后的从医道路上,每当面对困难时,正是他的这席话,鼓舞着我前行。”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余慧青教授说。

30年来,余慧青教授一直活跃在恶性肿瘤治疗的临床一线,致力于恶性肿瘤的临床、教学、科研等工作,带领团队创建了重庆市 “六个”第一。千帆过尽后,留下的依旧是一片赤诚初心,尽心尽力地服务患者,是她不变的理想。

如今,缓和医疗在肿瘤治疗领域,尤其是癌症治疗领域,已经从边缘走向核心,余慧青教授看到这些变化很是欣慰。

谈及做缓和医疗过程中遇到的困难时,余慧青教授坦言,有时候会因为太艰难想放弃,但第二天看到患者的眼神、团队的坚守,便觉得再苦再难也应该挑起这份重任,她说做缓和医疗就像一场修行,需要情怀来做支撑。


问及行医中遇到难忘的患者时,余慧青教授分享了近期一个早期融合缓和医疗很经典的病例——这是一位50岁的女性患者,2016年被诊断为肺癌晚期,伴随脑转移及全身多处骨转移,远赴美国一家顶尖癌症中心进行抗癌治疗后,病情得到控制,由于今年疫情,患者赴美后续治疗计划不能得以实现,患者病情迅速发展,来我院时就诊时,已经出现很严重的疼痛症状,NRS评分7~8分及很严重的营养不良状况,诊断为难治性癌痛,一米六几的身高,体重只有八十来斤,加上患者工作原因,出现情绪焦虑、肠道功能受损等问题。

考虑到患者晚期肺癌全身多处转移伴难治性癌痛、重度营养不良,采用PCA技术镇痛,同时,与心理科、护理科、药学部、重症科、肾病科、胸部肿瘤中心胃肠肿瘤中心、营养科等成立MDT多学科诊疗团队,就患者病情进行多次讨论。在充分镇痛治疗外,还对患者进行精准营养、肿瘤代谢调节治疗融合节拍化疗、免疫治疗、靶向治疗,一段时间后,患者体重得以上升,营养状况逐渐改善,疼痛控制,经复查,患者肺部、脑部肿瘤有明显缩小迹象。

期间,余慧青教授带领团队多次与患者在美国癌症中心的主治医生进行治疗方案探讨,在得知她们团队在对患者进行缓和医疗与抗癌治疗融合实施时,美国医生给予了充分认可,同时,也对在中国西南地区,有这么一群医者在坚持践行肿瘤缓和医疗表示崇敬。

余慧青教授表示,由于患者与医生在医学信息方面不对等,医生要做的是,静下心来,用患者能听得懂的语言为他们进行解读与科普。


回望带领团队的医学开拓之路,余慧青教授感慨万千。在成立团队初期,她发现,对缓和医疗存在“偏见”的医务人员占比非常大,便对团队进行了匿名测试,发现只有两名医务人员真正愿意从事缓和医疗工作!好在医院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医院划出独立病区,核定床位55张,余慧青教授便开始招兵买马,引进人才,加快学科建设。

如何做好学科建设,团队如何传承又是摆在余慧青教授面前的一道难题。缓和医疗是医学发展服务人类社会的一个重要环节,她带领团队不断整合现有医学知识,在云贵川渝地区建立了癌症康复与姑息治疗联合体,有多达47家医院、科室加入。重庆38个区县,3300万人口,恶性肿瘤发病率289-290/10万左右,且80%都是中晚期患者,基层医院是发展缓和医疗的关键,她发现,基层医生对缓和医疗非常渴望,只是缺少行业标准进行引导,为加大培训力度,余慧青教授每年都会带领团队对重庆的数十个区县医院进行学术宣传、交流与义诊活动。

余慧青教授的带领下,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缓和医疗科迅速发展,开放床位增至80余张,填补了重庆地区恶性肿瘤早期姑息治疗的空白,为西南地区癌症疼痛规范化诊疗的发展和推广做出了卓越贡献。


当得知韩启德院士呼吁“缓和医疗应被纳入基本医疗中,医保也应该给予合理保障”的那天,余慧青教授正在学校给学生上课,但也无法控制她那颗激动的心,她说:“缓和医疗之所以发展缓慢不是因为没有人愿意做,很大原因是缺乏动力,也不是医生没有情怀,而是被许多残酷现实所打败。”

在重庆乃至西南地区缓和医疗属于空白,很多医院、科室相关人员并没有引起重视,发展极为困难,“一开始也茫然无措,能给与团队的就是精神文化的支撑,慢慢摸索适合自身特点的生存发展之路,再与相关职能部门仔细研究相关政策,将缓和医疗、抗肿瘤治疗仔细研判,尽可能的求生存、谋发展、思创新。期待缓和医疗能纳入医保,避免医疗资源的浪费”余慧青教授说。

作为临床医生,余慧青教授认为,将缓和医疗纳入基本医保,不仅是推动缓和医疗快速发展的强有力支撑,也是将缓和医疗向国际接轨的一大跨步。她认为,缓和医疗的学科建立也应早日被提上日程,在学校开设课程,能让医学生、未来的医生正确认识缓和医疗。

后记

父亲教会我的不只是学会坚持  更让我明白人生的意义

我的父亲是一名军人,我便也从小在部队长大,记忆中的大院,早上5:00要起床跑步学习,而我的父亲也并没有因为我是女孩子而对我有所放松,他总是对我很严格。父亲始终鼓励我听从自己的意愿——考大学,记忆中的父亲话不多,但当得知我要选择学医的那一天,他却跟我聊了很久,他说:“医生是一份伟大且有意义的职业,在学医以及今后从医的职业过程中将会很辛苦,既然你选择了,就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为其奉献自己一生的智慧。”

还在我以为父亲要劝退我时,他的这一席话让我倍受鼓舞,我想这也是父亲给予我生命、培育我成长、给了我一个坚韧顽强的性格外,让我自由选择职业并坚定的动力,以至于我在今后的从医道路上,每当面对困难时,只要回忆起父亲对我说的话,都会让我重振旗鼓,满怀激情地走下去。

此后,我便一头扎进科研与临床,为了工作却忽视了我的父亲,直到十年前,他的去世,我才恍然明白,我有太久没有陪伴家人了!这也给了我一个启示,医务人员在除了要关怀患者外,还要去从内心深处关心家人与队友,充满情怀、带有温度,才能更加体会缓和医疗的真正意义所在,父亲教会我的不只是学会坚持,更让我明白人生的意义。

文字来源:《医师报》


预约挂号 结果查询 人才招聘 举报邮箱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